大学生称拍微电影被收保护费 乡政府称是场地费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1-29 16:32
  • 人已阅读

-  京华时报讯(张恒)今天,北京都会学院多名先生反映,其一行人在房山区南窖乡水峪村拍摄微片子时,被本地村干部“要挟、堵路,强收保护费,不给钱不让走”。南窖乡政府相干卖力人称,按照初步考察,不存在强迫免费行为。征收2000元用度系因村委会斟酌到为拍摄剧组供应须要的办事,与先生切磋后所决议。用度将入账至村委会,用于村内环境卫生和建造维修。-  进村拍完微片子被强收2000元-  今天,网友发微博称,北京都会学院先生到房山区南窖乡水峪村拍摄先生功课时,“被本地村干部要挟(用车堵路,堵先生)不给钱不让走,强收保护费,宣称是园地费”。博主称,最初在场的先生用身上一切的10元、5元的零钱凑够2000元给村干部。-  联系上博主王夏(假名),王夏称其是北京都会学院大二先生,7月27日至31日期间,作为导演的她带领大学同窗、校外伴侣共20多人组成拍摄剧组,来到水峪村拍摄黉舍的微片子功课。“27日来村以前,我和另两名同窗到水峪村看景,决议在村里拍摄后,就到村委会表明来意。”王夏说,那时村委会的一名干部说需要缴纳2000元的用度,用来解决与村民的胶葛及园地使用费等。他们以为不合理,现场不交费,并对村干部说再归去和同窗切磋一下。-  王夏说,剧组找到水峪村一名村民,单方约定,剧组27日至31日期间在村民家中吃饭、住宿,并举行拍摄工作。作为报答,剧组供应给村民8000元钱。-  同业的赵同窗说,31日下昼剧组脱离前,在山脚下被一辆轿车拦住。“一名村委会干部说让交2000元钱再走。”赵同窗说,该村干部随他到山上找到导演王夏,磋议用度事宜。-  王夏说,村干部达到后,执意要求剧组缴纳用度。出于本身保险斟酌,他们那时不报警,“十几名同窗把身上包孕10元、5元的零钱拿进去,万博代理,万博代理佣金,如何成为万博代理凑够2000元给了他”。-  别的一名同窗说,交过用度后,山脚下阻遏的车辆被开走。-  无强迫免费事先有切磋-  南窖乡政府相干卖力人接收采访时说,经向水峪村村委会核实,不存在强迫免费行为。当事大先生拍摄微片子前到过村委会,村委会斟酌到为剧组供应须要的办事,与剧组代表切磋后确定收取2000元用度。-  村委会一名卖力人说,2000元用度为园地费和取景费,还包孕泊车、胶葛调处等用度。24日摆布大先生到居委会时,赞同交付2000元用度,但对方提出刷卡。因村委会不POS机,大先生许诺第二天将钱送到村委会。但直到31日剧组实现拍摄行将脱离,仍不人将钱送来。-  王夏对上述说法表示承认,其称当天在村委会并未赞同交付用度,“我对村委会人员说,咱们要归去切磋一下”。-  大先生质疑胶葛调处费-  王夏说,之以是不交费,是由于剧组以为此项免费不合理。其称,村干部说的“胶葛调处用度”让她不理解。剧组摄像师说,微片子80%的场景是在剧组住宿的村民家拍摄,别的的场景选在其他村民家或村里山路上。一切场景拍摄前剧组均和村民打过招呼,征得赞同并许可领取相干电费、船脚等后才开拍,整个拍摄过程未和任何人产生矛盾或胶葛。“以是不明白他们说的胶葛调处费是怎样来的”。-  村委会向剧组供应的收条显示,“交来”一项为“拍片子园地费”。王夏以为,剧组拍摄的主园地是供应住宿的村民家里,对方收取的8000元钱已包罗这一项,村委会再次征收更是不依据。-  对此,村委会回应,水峪村是历史文假名村,近几年有良多剧组来村内取景,对村民的正常糊口形成必然影响。为解决这一问题,几年前村委会决议万博代理,万博代理佣金,如何成为万博代理历来取景的片子剧组收取必然的用度。-  南窖乡政府一名卖力人称,乡政府不明文规定村委会是否能收取用度,用度的收取系村委会和剧组自行切磋决议。收取的用度将一致打入村委会账户,用来解决村内的环境卫生和建造维修。